无花

负能量聚集地



微博ID:哈哈哈不过就是无花

【toruka】尼古丁不是个好东西

矮桌上大大小小几罐烟头散发着浓重的尼古丁和焦油的味道,阳光房里不大的两张沙发上各坐着一个人。

准确的说是窝着一个人,还有一人长腿不雅的翘在矮桌上。

两人都抱着吉他,没什么交流,偶尔不知道谁抬手一段扫弦也会突然刹了声响。

太安静了。

起码不知觉皱着眉头窝在沙发上的主唱是这么觉得的。

“啪”

森内贵宽又点起了一根烟。

坐姿不雅的男人依旧面无表情的抱着琴发呆。

森内贵宽吐出几个烟圈,烟灰簌簌的掉在沙发上,倒也不在意。

“铮”

不知是谁的琴发出不规律的声响,一片影子盖住了森内贵宽的阳光,窝在沙发上的人抬头时山下亨已经弯腰站在他的身前。

两人差距较大的体型使山下亨的影子轻松的将森内贵宽笼罩住。

他缓缓的将腰压的更低,直到两人的脸近在咫尺,森内贵宽抬眼望进山下亨的目光。

森内贵宽就这么叼着烟和山下亨对视着,直到烟灰又将掉下前,山下亨压向森内贵宽的嘴角,一手从他嘴上取走了烟。

山下亨直起了腰,而两人之间眼神的接触却没有断开,山下亨的嘴角漏出尼古丁气体。

森内贵宽看着他吐完了烟又坐姿不雅的坐回了他的沙发上,尽管坐姿不雅,但帅气还是不减,他开口说了两人今天的第一句话。

“烟灰掉进琴箱里可就不好了不是吗”

疑问句却没有一丝疑问,带着淡淡的强硬,以及和帅气外表不符的浓重的口音。

窝在沙发里不动的人没有回应山下亨,而是弹着怀里的吉他哼起了不知名的歌,没有再盯着他看也没有再皱着眉头。

山下亨看着在LA如火的阳光中用略带沙哑的嗓音弹唱的人,将手里的烟头在烟灰缸里无数的烟头中碾了两下。

今天天气真好啊。

山下亨抱着吉他想。

极度不合群
不会说话
自我意识
不好相处
任性易妒

【toruka】收养它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不这么觉得,
后来我稍微接触到关于他的过去,
我这才发现,
他是只流浪街头就算不堪也不会低头的猫,
他很倔强,
因为他的自尊心不允许,
所以即使他再困难也要抬着头,
随时处在炸毛的状态。
我突然很想看看这样一个人真正走到阳光底下的样子,
不,
他本该处在欢呼和掌声之中,
他是为此而生的才对。
之后我发现了,
他拼命活着的样子像是会发光,
真好看啊。
他如果有软弱的一面的话,
只能是在我的怀里。
这么想着,
我向他伸出了手,
把他拉到应该属于他的地方。

宝宝真的好喜欢亨哥和贵贵初遇啊
还有比被拯救更甜的糖吗????
能磕一辈子

【toruka】偷心贼

他是个坏蛋,
十恶不赦。
他犯过很多罪,
比如在一次次的索取之后用湿漉漉的眼睛看着我,
床上的凌乱是他的犯罪现场。
比如在live上看似不经意的回眸一瞥,
回到休息室里指尖划过我滚烫的肌肤,
难以平息的欲火是他的犯罪现场。
小混蛋,
你看着我,
我好像丢了什么,
是不是你拿走了,
我亲爱的强盗。

【toruka】下雨天

窗外下起了大雨。
指尖在玻璃上划开水雾,
被玻璃冻的有些冰凉,
不过这并不要紧,
因为左手还牵着你,
连着心脏,
感受跳动。

雨天其实不算太差。
Tonight maybe, we'll see the stars in the rain……

【toruka】未来,永恒与爱

那时候他向我伸出手,
我握住了,
好像握住了涓流的细水,
握住了穹顶不朽的星河。
然后他抓紧了我的手,
那一刻我觉得世上存在永远。
地球褪去了古老陈旧的外衣,
我和他站在只有你我的宇宙。
两颗恒星碰撞在一起,
火花在庆祝吧。
然后新的星球诞生了,
给它取个名字吧,
于是我取了个名字,
关于我们的未来。

相信他们
一直一生懸命
朝着梦想奔去

好像失去手脚,
可还在走路奔跑。